黄栌,姹紫嫣红

记得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听过“一片一片又一片,两片三片四五片。六片七片八九片,香山红叶红满天”的诗句,当时只觉得这首“数字诗”很上头,作者佚名,翻阅了家里的《唐诗三百首》也没有找到这首“香山红叶”的作者及出处,倒是后来语文课本里学到的一首清乾隆帝的七律诗《飞雪》让蒙在鼓里的我恍然大悟:“一片一片又一片,两片三片四五片。六片七片八九片,飞入芦花都不见。”那节语文课我听得很认真,我想我再也不用纠结“香山红叶”的出处了,这两首小诗再对比深究似乎也没什么意义,乾隆帝笔下的雪与芦花显然更有意境,而我今天要说的却是那带给我童年许多幻想,虽不知出处却能“红满天”的“香山红叶”。

香山红叶舞凉秋,风过枝头似火流。乍听这“红叶”二字,大多朋友是否也和我最初一样,觉得“红叶”不过就是红色的叶子罢了,甚至有人会不自觉脑补出枫叶红了的画面,这显然是文字上引起的一个误会。事实上,我们家喻户晓的香山红叶则另有所指,它非但不是红了的枫叶,而且人家压根儿就不姓“红”,它在学术上姓黄名栌,“红叶”正是黄栌的一个别名,多年来黄栌和枫叶对于“红叶”之名的这笔糊涂账怕是很难算清了。还来不及翻看账本,又有朋友发出了疑问:红色叶子的植物那么多,像元宝枫、鸡爪槭、乌桕等红叶树种从观赏性上也不输黄栌,为何黄栌却能技压群芳独得圣宠,从而专享这“红叶”之名呢?别急,看完下面的介绍或许你就有了答案。

黄栌,又名红叶、红叶黄栌、黄道栌、黄溜子、黄龙头、黄栌材、黄栌柴、黄栌会、路木炸、浓茂树、烟树、雾中之花等,是被子植物门木兰纲蔷薇亚纲蔷薇超目无患子目漆树科黄栌属的多年生灌木或落叶小乔木,原产于我国西南、华北和浙江等地,是我国重要的观赏红叶树种,著名的北京香山红叶就是特指的黄栌,2019年北京市园林局把黄栌定为《北京市八种主要林木》之一。黄栌的变种有城口黄栌、粉背黄栌、红叶、金叶黄栌、毛黄栌、紫叶黄栌等。

黄栌属灌木或落叶小乔木,树冠圆形,高可达3到8米,木质部黄色,树汁有异味。叶片为单叶互生,全缘或具齿,柄细无托叶,叶倒卵形或卵圆形,先端偶有微凹,侧脉6至11对。圆锥花序顶生,花小疏松,花杂性且仅少数发育;其中不育花的花梗花后伸长,被羽状长柔毛且宿存;苞片披针形且早落;花萼5裂宿存,裂片披针形:花瓣5枚,长卵圆形或卵状披针形,长度为花萼大小的2倍;雄蕊5枚,着生于环状花盘的下部,花药卵形且与花丝等长,花盘5裂为紫褐色;子房近球型偏斜,1室1胚珠;花柱3枚且分离,侧生而短,柱头小而退化。核果呈绿色小而干燥,肾形扁平,侧面中部残存花柱,外果皮薄,具脉纹而不开裂,内果皮角质,种子肾形且无胚乳。花期为5到6月,果期则为7到8月。

黄栌喜光,也耐半阴。耐寒、耐旱、耐贫瘠乃至碱性土壤,对二氧化硫有较强抗性,这也是它能被广泛种植的原因。不耐水湿,宜植于土层深厚肥沃而排水良好的砂质壤土中。根系发达,萌蘖性强,生长速度快。不过,黄栌也是比较容易发生病虫害的树种,长期被白粉、黑点、虫洞、缺刻等病虫害问题困扰,因此虽说它可以在一年四季大放异彩,但在浇水施肥、修剪枝叶、清杂抚育、病虫害防治等日常养护工作方面同样也几乎要贯穿全年,表面光鲜亮丽的背后是园林工作者们日复一日的负重前行。

黄栌是我国重要的观赏树种,除了著名的香山红叶外,北京坡峰岭、济南红叶谷、山亭抱犊崮等景区的红叶美景也是久负盛名。黄栌树姿优美,枝、叶、花、果都有较高的观赏价值,毫不夸张地说她是能够从头美到脚,从早春一直美到深秋的绝色美人。每年春天,黄栌感知到春的气息,如新生婴儿一般开始丰肌秀骨,兴冲冲舒展着温润如玉的枝叶,迫不及待地想要揽怀着春风盛开出满树的烟菲露结。到了夏天,黄栌已经花开,其中大量不育花在脱落之后花梗伸长且久留不落,成粉色羽毛状宛若万缕罗纱缭绕树间,如烟似雾一般颇有仙气,难怪自古文人墨客会用“叠翠烟罗寻旧梦”来形容黄栌,并给它取了个非常梦幻的名字——雾中之花。金秋时节,当昼夜温差大于10℃时,黄栌的叶色就开始变化,花青素逐渐取代叶绿素为山野披上一层鲜艳夺目的锦绣华服,从橙黄、橙红到正红、深红,中间可以过渡的颜色很多,整体上呈现出色彩斑斓、层林尽染的景观。黄栌在园林造景中最宜表现群体景观,可单纯成林,也可与其他彩叶树种混交成林,其“秋赏红叶,夏赏紫烟”的特质完全符合现代人的审美情趣,“姹紫嫣红”的它能够对园林景观的色彩起到极大的丰富作用,尤其是在气候寒冷、降水量小、土地贫瘠之处,可选树种本就相对单调,黄栌耐寒、耐旱、耐贫瘠且色彩多变的特性使其成为园林绿化或山区绿化的首选树种。需要注意的是,黄栌虽然是极好的造林树种,但却不太适合种在较小的庭院里,其嫩枝分泌粘液易沾身,且由于黄栌在幼树时易弯,难以形成好的树形,在单株的颜值上不如石榴、海棠、鸡爪槭等这些庭院网红们。

黄栌的树皮和叶片可提栲胶,在化工方面可将其作为鞣化剂。叶片中所含的芳香油可做调香原料,丰富的花青素在未来也有望开发为新的天然食用色素。黄栌的木质部为黄色,可提取黄色的工业染料,这也是其被称之为黄栌的根本原因。黄栌自古以来就作为高贵的黄色植物染料一直沿用,从隋朝到明朝,皇家御用的“天子所服”,其服色“御黄”大部分都是用黄栌来染就的,明代《本草纲目》和《天工开物》中均有详细记载。《春秋繁露》中提到:王者,黄也。《汉书》律历志上说:“黄者,中之色,君之服也。”这里的中之色是指传统文化“五行”中土的颜色,即“中央戊己土”,故而从汉开始黄色已成为“王者”的专用色系,《齐民要术》上也将这种黄色称为“御黄”,这或许就是黄栌能够独得圣宠而独享“红叶”之名的原因吧。日本自「大化革新」后全面学习隋唐制度,“御黄”的染色技法也于唐朝从我国传至日本,直到今天日本天皇吉服仍在沿袭着这一传统染色工艺,皇室贵族在重要场合依然保有穿“黄栌染御袍”的习俗,“黄栌染御袍”名字中虽然仅提到了黄栌,但看实物图我们不难发现,该服饰并不是纯黄色,其成品颜色较深,当中也包涵诸如赭石色的其他染料,并非只有黄栌一种。

黄栌药用价值很高,枝叶可清热解毒,散瘀止痛,根茎可用于治疗肝炎和麻疹等。

说了这么多黄栌的故事,到底哪里才能看到深秋时节最美的红叶呢?为了秉持公平公正公开的原则,我在我人丁并不兴旺的亲友间发起了一份关于“秋天哪里赏红叶最佳”的调查问卷,他们其中也不乏一些经常登山露营的户外运动爱好者,大家反馈积极各抒己见,得到的答案也是五花八门,从香山、坡峰岭一直到自家小区绿化带,似乎北方秋天驰魂夺魄的红叶随处可赏一样。出乎我预料的是,在众多的答案中居然有那么一处大家公认且不接受任何反驳的风水宝地,最终成为了本次问卷调查得票最高的“最美红叶观赏地”,没错,“最美红叶”就在我们的朋友圈里。